科普
首页 > 最新资讯 > 科普 > 有奖参与!深圳蜜源植物调查公民科学项目正式启动
有奖参与!深圳蜜源植物调查公民科学项目正式启动
 
2023-06-21
596 

仙湖植物园

× MCF

 

蜜源植物在哪里 

Nectar Plan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深圳蜜源植物调查公民科学项目正式启动

01
植物与传粉者
植物与传粉者的相互作用是我们绿色星球最重要的生态过程之一,因为绝大多数被子植物依赖动物帮助传播花粉, 而后受精结实;同时, 植物产生的花蜜花粉等营养物质也可作为“报偿”使传粉者收益[1]
全球传粉动物约有35万种,种类最多的是昆虫,还包含鸟类一千余种、蝙蝠二百余种和不能飞行的哺乳动物百余种。其中,鳞翅目昆虫(蝶类和蛾类)占所有传粉者种类的40%,有14万余种;其次是鞘翅目(甲虫类),占22%,约有7.7万种;再次为膜翅目(蜂类等),占20%,约有7万种[2]
 

蝶类传粉者 ©王韬



 

蜂类传粉者 ©董慧




 

蝇类传粉者 ©董慧




 

甲虫传粉者 ©董慧




 

鸟类传粉者 ©王韬



 

▲大多数的鳞翅目昆虫(蝶和蛾)通过长而细的喙管从花中取食,鳞翅目昆虫传粉的花(例如龙船花)通常为筒状,花蜜味甜。蜜蜂是最重要的传粉昆虫,依赖蜜蜂传粉的植物通常具有鲜艳的花(黄色或蓝色)。蝇类传粉的花(例如天南星科植物)可能有强烈的气味,经常很难闻。甲虫传粉的花(例如木兰科植物)通常为白色或色彩不鲜艳,味道强烈,形状为碗状或盘状。鸟媒花通常以红色为主,气味不明显,花蜜在清晨或傍晚分泌、花蜜量较大,花缺少指引昆虫的蜜源标记。

研究表明,90%的野生植物和75%的粮食作物依赖昆虫传粉;全球粮食产量的三分之一以上受益于传粉昆虫,其中野生传粉昆虫服务功能贡献率达70%。最常见的昆虫传粉者,当属蜜蜂和蝴蝶[3]
 


▲当代散文名家杨朔的《荔枝蜜》

 

02
传粉危机


 

2017年1月期刊Functional Ecology(功能生态学)出版了“植物与传粉者的互作及传粉危机:从花到景观层面的视角”专辑[4],围绕植物与传粉者相互作用构成的传粉系统,阐述了影响其健康的一些因素,以及生境破坏、化学污染、气候变化和人为干扰等一系列主要危害。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简称IUCN)濒危物种红色名录评估显示,16.5%的传粉脊椎动物面临灭绝威胁。在欧洲,9%的蜂类和蝶类物种受到威胁,三分之一的蜂类和蝶类种群正在减少[3]。因此,我们迫切需要对传粉和传粉者进行长期监测,以便为传粉者的濒危现状评估提供信息。


 

03
城市绿地——传粉者的“诺亚方舟”



 

城市是人类聚居的主要场所,生物、建筑结构和物理环境在此相互作用,构成了一个动态的生态系统。完善的、高品质的城市生态系统是支撑市民开展美好和健康生活的基础。随着全球土地利用和覆盖的不断变化,城市也正成为一系列野生动物的重要庇护所,甚至包括濒危物种。

 

城市绿地,如公园、绿化带、动植物园和屋顶花园等,不仅能美化城市景观、改善城市小气候,为居民提供良好的生活环境,也可为传粉昆虫、鸟类和其他动物营造重要的栖息地。




  
 

▲公园里的深圳 ©钟子杰

 

研究发现,开花植物种类丰富的城市有更多的传粉昆虫,可能成为这些昆虫重要的“诺亚方舟”[5]。在城市绿地中选择适宜的植物种类[6-9]和维护多样化的栖息地[10],可以更好地保护城市传粉昆虫多样性。

 



  

  



  
 

▲深圳市仙湖植物园花境景观中的传粉昆虫 ©谢锐星

 

深圳已经成为一座经济繁荣、环境优美、千园相拥、四季花开的现代化都市。自然公园、城市公园、社区公园和郊野径筑起生态屏障和市民畅游的诗意空间。传粉者和我们一样喜欢这些绿地中“秀色可餐”的花朵。通过了解开花植物和传粉者的相互关系,我们可以评估植物配置和管理模式在提升城市传粉者栖息地方面的潜力[11]。但是,在充分了解这一潜力之前,我们需要知道身边的城市里都有哪些蜜源植物,以及这些蜜源植物都吸引了哪些传粉者。

 

深圳常见的蜜源植物


  

醉蝶花(谢锐星 摄)

  
空心藨、红粉扑花(王晖 摄)

 

04
行动计划

现在,深圳市仙湖植物园和红树林基金会(MCF)诚邀大家参与一项新的调查,以确定深圳这座城市的绿地中有哪些对传粉者友好的植物。这项调查将帮助仙湖植物园的科学家开展深圳蜜源植物传粉网络结构特征和重要蜜源植物识别研究,并为在城市绿地中营造“万物并育,和谐共生”的传粉者友好花园提供参考。


  
▲2023切尔西花展的“皇家昆虫学会花园”

  
▲2023粤港澳大湾区花展的国际花园“绿茧”

 

本次调查为期3个月,从2023年6月持续到9月。其间还将举办以蜜源植物、传粉者、花与传粉者的关系以及传粉者友好花园营造等为主题的系列课程和户外实践,参与者既可前来现场,也可通过观看线上直播如临其境。仙湖植物园的科研人员将在秋季对所收集到的数据进行分析,并将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上与大家分享研究结果。


  
▲传粉者友好花园营造
 

05
如何加入
调查时间

2023年6月-9月

 

 
调查地点

 

【观察样地类型】

深圳的城市绿地,例如公园、绿化带、动植物园、林地、居住区、荒山荒地、水体(水生植物)等,甚至家中的阳台花园都可以成为此次观测记录的打卡点。

【样地微生境】

可包括花圃、绿篱、林地和野地等。

 

 
调查方法
 

随时|随地|随手|拍

 

 
 

App微信小程序搜索“生命观察Biotracks”

注册登录后,App或小程序内扫码加入“深圳蜜源植物调查”项目组

 

拍照记录并上传

 

 

点击下方图片

查看APP/小程序使用指南

 

【注意】

1、图像需清晰且包含正在访花的传粉者和蜜源植物(传粉者可包括蝶类、蜂类、蛾类、蝇类、蓟马、甲虫、鸟类、蝙蝠等);

2、可增加蜜源植物的整体照片、叶片特写和植物标识牌等信息,并可尝试对蜜源植物和传粉者进行鉴定;

3、上传时请务必勾选拍摄时间、地点相关信息(样地类型、生境等可不填写),并确保信息准确,以便后期科研人员进行数据处理(建议提前将手机定位功能开启)。



 

06
活动福利

调查结束后,项目参与者(非主办方成员)将有机会获得:

 

【最佳摄影奖  10名】

最佳蜜源植物或传粉者照片拍摄者

【最佳行动奖  10名】

最多蜜源植物或传粉者照片拍摄者

【最佳发现奖  10名】

稀有蜜源植物或传粉者照片拍摄者

 

以上奖项的奖品:主办方颁发获奖荣誉证书和仙湖植物园深圳市南亚热带植物多样性重点实验室自然观察工具包



▲自然观察工具包
 

此外,主办方将从项目参与者中随机抽选60名幸运奖,获奖者将受邀至仙湖植物园深圳市南亚热带植物多样性重点实验室、标本馆和幽溪,参观和参与实践活动。


    

07
联系我们

如您有关于深圳蜜源植物调查活动的具体问题,欢迎您通过电子邮件联系我们,邮箱地址为<pollination@szbg.ac.cn>。

 

项目参与单位

指导单位

深圳市城市管理和综合执法局

 

主办单位

深圳市仙湖植物园

红树林基金会(MCF)

 

合作单位

公园之友

爱栖自然

                                         

· 参考文献 ·

 

[1] 黄双全. 2018. 了解生态网络需要监测植物与传粉者的相互作用. 生物多样性 26 (5): 429–432.
[2] Ollerton, J. 2017. Pollinator diversity: Distribution, ecological function, and conservation. Annual Review of Ecology, Evolution, and Systematics 48, 353–376.
[3] IPBES. 2016. Summary for policymakers of the assessment report of the Intergovernmental Science-Policy Platform on Biodiversity and Ecosystem Services on pollinators, pollination and food production.
[4] Nicolson, S.W., Wright, G.A. 2017. Plant–pollinator interactions and threats to pollination: perspectives from the flower to the landscape. Functional Ecology 31, 22–25.
[5] Daniels, B., Jedamski, J., Ottermanns, R., et al. 2020. A “plan bee” forcities: Pollinator diversity and plant-Pllinator interactions in urban green spaces. Plos One 15(7), e0235492.
[6] Garbuzov, M., Ratnieks, F.L.W. 2014. Quantifying variation among garden plants in attractiveness to bees and other flower-visiting insects. Functional Ecology 28, 364–374.
[7] 韩丹, 王成, 殷鲁秦. 2021. 北京城市蝴蝶蜜源植物网络特征及重要蜜源植物识别. 生态学报 41 (22), 8892–8905.
[8] Dmitruk, M., Strzałkowska-Abramek, M., Bożek, M., et al. 2022. Plants enhancing urban pollinators: Nectar rather than pollen attracts pollinators of Cotoneaster species. Urban Forestry & Urban Greening 74, 127651.
[9] Tew, N.E., Baldock, K.C.R., Vaughan, I.P., et al. 2022. Turnover in floral composition explains species diversity and temporal stability in the nectar supply of urban residential gardens. Journal of Applied Ecology 59, 801–811.
[10] Baldock, K.C.R., Goddard, M.A., Hicks, D.M., et al. 2019. A systems approach reveals urban pollinator hotspots and conservation opportunities. Nature Ecology & Evolution 3, 363–373.
[11] Yang, F., Ignatieva, M., Wissman, J., et al. 2019. Relationships between multi-scale factors, plant and pollinator diversity, and composition of park lawns and other herbaceous vegetation in a fast growing megacity of China. Landscape and Urban Planning 185, 117–126.



微信ID:szbgac
长按二维码关注,获取更多信息

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MCF微博及微信
MCF微博
MCF微信